07

111

因為無法為崇德院生得一子半女,對崇德院懷抱著自責的心情迴避了崇德院?

做為一個男生,對於無法給妻子安樂的崇德院是一件很悲傷的事。

而導演也希望在這場戲裡拍攝到『崇德院滿是的悲傷的表情』,所以是在微弱的燈光裡拍攝著。

112

與義清以眼神方式進行交流會話,這場戲演繹起來應該很難吧?

撥出時觀眾看的畫面,兩人間是個著竹簾無法直接看到對方的表情...這樣的對看著。

而事實上,崇德是可以從竹簾看清外面的狀況,所以義清的樣子是可以看得清楚的。

但是從義清的角度卻是完全看不見的,所以我想『 沉默的演技 』的部分是可以傳達到對方的吧。

雙方都互相看不見對方的表情,卻能心意相通這通常會是好友間才有的默契,所以才會以這樣的方式呈現。

113

與義清的深刻感情,會覺得這是從『友情』轉變成為『愛情』嗎?

是否為愛情嘛...這我雖然無法去否認,但不管是崇德院或是義清都喜愛和歌,在其他的『藝能』或『藝術』方面

的造詣也很高,所以在我覺得這是對於難得擁有與自己同樣興趣而感到開心的『友情』吧。

 

而崇德院在被軟禁時完全沒有能夠有交流對象的狀況下,好不容易遇見了一位與自己興趣相投的人時,

那對他來說可是非常的慶幸開心的事情。對於心已經乾枯的崇德院來說,

這可是他唯一可以感覺到自己是活著的時光,而我想這樣的狀況可不是將它定義為『愛』那樣的簡單。

 

雖然那樣的狀況也有稱為愛情的時候,但我認為除了愛之外還參雜了各式各樣複雜的情感在裡面。

崇德與義清的關係是不是愛不是重點,而是有其他更多的原因讓他們連繫在一起不是嗎?

能夠為了朋友而互相著想或包容的人,我覺得這樣的人應該是很堅強的吧...。

   

 

http://www.nhk.or.jp/takamatsu/kiyomori/sutoku/interview07.html

, ,

Sat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