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1年東京電台聖誕節企劃,廣播特別劇『真冬的戀人們』第三夜(12月20日)播出。

演出:木村佳乃(Hitoe)、藤木直人(Masaru)。

旁白:木村佳乃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突然向Masaru告別後的Hitoe,
在兩人相識的第三天的早上,在街上等著Masaru的到來。
打算捨棄一切追隨,為了『重新再活一次』...。

(摩托車駛近後停了下來)

「Hitoe・・・」
「我在等你。」
「你在做什麼呢?拿著那麼大一個包包。」
「帶我走吧!」
「你是認真的嗎?」
「我是認真的。」
「我說你啊・・・」
「我什麼?」
「這樣對妳真的好嗎?」

他甚麼都沒問過我,卻注意到了。
我有家庭,有著一個平凡卻認真的上班族丈夫。

「走吧。往那條嚴峻的北方道路・・・一起跨過阿爾卑斯山吧,就我們兩個。」
「Hitoe・・・」

微風輕撫著臉龐,吹動的是耳邊戴著昨天Masaru送我的瑪瑙耳環。
這是來了義大利之後...嗯不是,是這幾年心情上最滿足快樂的事情。
在我心中曾留下的風景不在是沉重無趣,而是變得輕盈美麗了。

00092818000201.jpg

(圖:科摩湖 Lago di Como )  

 

800px-Livorno%2C_veduta_di_piazza_Cavour.jpg    

( 圖:加富爾廣場 Plazza Cavour)

 

我們來到位在阿爾卑斯山南邊的柯摩湖。在義大利米蘭的邊境的位置。英國詩人雪萊曾大為讚嘆這裡是『跨越極緻的美』的地方。
白色的遊艇風帆在蔚藍的湖面上點綴著,更增添美麗的使其如畫。

「去搭觀光遊艇吧?」
「恩。」
「從加爾富廣場到Colico河這段路真美呀。啊,但最美也美不過夕陽照射的湖面呢~。」
「那我們就在這裡待到晚上吧,反正又沒有其他要趕的行程。」
「我想要現在就搭。」
「是嗎。」

 

ap_20071107020819747.jpg

(圖:科摩湖)

  

在觀光船上有來自各地的觀光旅人,滿室的熱鬧。
但回繞在我們身邊的卻是帶著晦澀的陽光。
明明該是晴朗的心情...明明該是更加愉快的旅程...。

「在學生的時候,我曾獲得了攝影大獎。
   是一個非常大的獎,而且還是史上最年輕的獲獎者因而受到不少的注目。
   但是我從沒學過攝影,那是出於偶然獲獎的。
   那只是在偶然之下拍攝到的照片而已。」


突然地、Masaru開始說起自己的過去。

「後來接了幾份攝影工作,還開了個展
   但是,我總是感到不安。
   覺得自己實際上沒有天份,什麼也不是。
   也發覺到自己對於攝影,也真不是那麼的喜愛。」

「所以,你就從日本逃開了?」
「恩。」
「原來・・・」
「但是呢...Hitoe。」
「恩?」
「雖然我從日本逃開了攝影,但最終卻還是逃不開自己。」
「沒關係的,我會包容一切完全的接受你的。」
「妳嗎?」
「恩?」
「那顆空洞的心,想被滿滿包圍填滿的妳,這樣的妳可以嗎?」
「可以的唷。」
「是嗎・・・」

「欸,那隻是海鷗對吧?」
「恩。」
「你看!那邊!」
「啊啊,應該是。」
「是從亞德里亞海飛過來的吧~?」
「Hitoe・・・」
「恩?」
「恩,沒事。」

回到了岸上,Masaru牽回了車,我ㄧ句話也沒說的坐上了後座。繼續我的逃亡。
隨著Masaru往南方奔馳著。把北方的阿爾卑斯山拋在後頭。
為什麼突然改變方向呢?雖然奇怪,但是對我來說那都無所謂了。
只要有他在去哪裡都好,只要不是回到原來生活都好・・・。

ap_F23_20090323082102828.jpg  

(圖:米蘭大教堂)

 

當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們已經到達米蘭了。

米蘭的大教堂近在眼前,還有路邊無數能讓人小憩品嚐咖啡的咖啡店。

許久未見的眼花撩亂的城市景色,使得眼睛有些疲累了。

「喂,Masaru~為什麼要改變行程來米蘭呢?」
「Hitoe・・・」
「恩?」
「現在,我們要前往機場。」
「欸?我們要在空中旅行啊?」
「恩。」
「這樣啊,恩~那樣也不壞呢。」
「利那堤機場和馬皮沙機場,我們要去哪一個呢?」
「問哪一個呀...你是問要國內線還是國際線?」
「是問你想要選哪一個呢?
「哪一邊都可以。」
「這樣呀・・・。」
「那個,但你的機車要怎麼辦呢?」
「Hitoe・・・」
「恩?」
「搭飛機的,只有Hitoe妳一個人而已唷。」

800px-Milano_malpensa_terminal_1.jpg    

(圖:馬皮沙國際機場)

Masaru將我送到了米蘭國際機場,只留我ㄧ個人下車。

「Masaru・・・你不打算帶我ㄧ起走嗎?」
「對不起。我想一個人走。」
「怎麼會・・・」
「有沒有覺得鬆了口氣呢?」
「你是指什麼事呢?」
「沒有。那個...Hitoe・・・」
「我要跟你走。」
「再見了。能遇見妳真的太好了。」
「等等我!」
「很適合妳唷,那對耳環。那麼,再見了。」
「Masaru?」

我追著揚長而去的Masaru,但追著他的同時卻不知為何鬆了口氣。
但是,卻在發覺原本戴著他送的耳環不見的時候,內心突然湧出無法抑制的悲傷。

「耳環...我的耳環!
   Masaru...Masaru!」

(Hitoe腦中不斷湧現兩人三天來的相處與談話)

我來到了那夏天的米蘭國際機場。景物依舊只是季節變了。
我開始徐緩地尋找那對失去的耳環...對我有許多重要回憶的瑪瑙耳環。

其實應該是找不到的。但我不想放棄尋找。
突然地在我眼前,一雙男人的鞋子停了下來。
我抬頭往上看。

「老公・・・」
「太好了,終於找到妳了。」是Hitoe的丈夫。
「欸?」
「啊,說來奇怪突然地就很想見到妳~Hitoe。所以儘可能的提早完成出差,回來見妳了。」
「老公・・・」
「妳在找什麼呢?隱形眼鏡掉了嗎?」

看著丈夫開朗的笑容,突然地眼淚盈滿眼眶。

「妳怎了啦?Hitoe。」
「嗯嗯,沒事的。」
「對不起。我總是這麼的忙碌沒陪著妳。」
「嗯嗯。」Hitoe笑著搖頭。
「對了!我預約了大教堂附近的SAVINI餐廳。為了和你一起慶祝聖誕節,今天奢華一點!」
「老公・・・」
「恩?」
「我...我有東西....想要買。」
「好呀,你想買什麼儘管說唷。」
「我想買的是・・・」

 

(( 全劇完 ))

 

註:
01. コモ湖 → Lago di Como → 科摩湖
02. シェリー → Shelley → 英國浪漫詩人【雪萊】
03. ヨット → yacht  → 遊艇
04. カブール広場 → Plazza Cavour → 加富爾廣場
05. コーリコ → Colico
06. 翳る(かげる)→ 變暗,晦澀
07. アドリア海 →  Adriatic Sea → 亞德里亞海
08. ミラノ → Milano → 米蘭
09. ドゥオーモ → duomo → 大教堂
10. カフェテラス → caf terrasse → 路邊咖啡廳
11. ミラノ・リナーテ → Linate Airport →米蘭利那提機場
12. ミラノ・マルペンサ → Malpensa  Airport → 米蘭馬皮沙機場
13. コンタクト → コンタクト‐レンズ → contact lens → 隱形眼鏡
14. サヴィーニ → SAVINI →  米蘭著名的高級餐廳
1175168932.jpg  
(圖:savini餐廳) 

 

16. 日文原文網址 →  ヴェネチア真冬の恋人たち 第三夜  ←

 

後記:

 

很可惜,第三夜沒有檔案可以聽,所以人物的口氣都只能任憑想像。
但也因為可以隨意的想像,在打第三篇的時候,心情也不由得跟著Hitoe因Masaru的離去而難過著。

 

在Hitoe回到機場找尋遺失的唯一與Masaru有關聯的瑪瑙耳環時,不由得鼻酸。
一段美麗的邂逅,兩顆寂寞的心,三人的幸福選擇。

 

Masaru選擇放手不理Hitoe的衝動,是膽小抑或是理性?
Hitoe的衝動,是狠心還是不顧一切的勇敢?
最後,Hitoe了解丈夫的守候溫柔,把Masaru深埋心裡了吧?
而,Masaru是勇敢追尋自我飄浪到哪裡去了呢?
他,是否還會惦記著曾有一個女人為了他不顧一切呢?

 

這故事的餘韻,在最終夜讓人心底無限回盪著。

 

有些囉嗦的後記2:

 

翻這三集的時候,總覺得是在交地理報告喔~

瘋狂的查了義大利各大著名景點的中譯,

還有龜毛的自己覺得這麼美好的故事舞台不該只是想像,

所以又找了相關的照片圖片來輔佐.....

希望這樣的做法,不會是畫蛇添足啊~~~(笑)

 

還是要說,翻譯理解有錯歡迎隨時指正唷~

畢竟,日文底子真的不好~~~(汗)

 

以上 (鞠躬)

 

,

Sat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